院士專家團隊
廣州創客齊聚開發區上演從“0到1”的故事
  2015-12-17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2015-12-17



        要在人跡罕至的青海三江源打造一個中國式的“黃石國家公園”,是在廣州打拼了二十年的青海人馬衛東的夢想。通過幾年的努力,馬衛東團隊通過自主技術研發,解決了無人區內移動通訊難題。有了技術,沒有市場,夢想也只能是“零”。

    今年9月,在廣州開發區,馬衛東的夢想照進了現實。團隊在廣東軟件科學園正式注冊成立廣州空天通訊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同時入駐TOPS眾創空間孵化器。短短數月,通過平臺對接資源,空天通訊已有3項專利獲得批準,十余項專利,市場資源也滾滾而來。

    如果說廣州一直蘊含著創新的基因,那么創客空間的興起,則讓創客聚集,催化新生出了更強大的創新創業力量。日前,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任學鋒到廣州開發區調研時指出,要加快推進各載體的配套基礎設施建設,集全市之力推動形成廣州創新發展的新一輪熱潮。20日,廣州市創客創新和廣東省留學人員創業成果交流會將在廣州開發區舉行。海外精英、創業先鋒云集廣州開發區,各路創新思維將在這里碰撞、迸發火花,共同思考廣州如何更好搭建創新載體,面向全球集聚創新資源。

    創客的夢想之花在開發區綻放

    懷揣著打造中國式“黃石國家公園”的夢想,2010年,馬衛東帶領他的“昆侖(國家)野生動物園”項目發起團隊上路了。

    他們在昆侖國家公園里研發無人區通訊保障技術。國家公園內大部分是無人區,并且受環境因素限制無法搭設大型通訊發射基站。他們就借鑒美國NASA、Google的移動通訊與保障裝置技術,耗時四年,研發出一套基于北斗衛星定位與通訊機理,適用于生態保護、野外教育、物聯網(車聯網)、全方位無盲區應急保障等領域的非常規保障服務系統。

    “如何讓環保事業走向可持續化發展,是非營利性組織一直在嘗試突破的難題。我們在北斗通訊、位置服務的關鍵技術上取得的一系列突破,可以說是埋頭苦干四年的一份驚喜收獲,這也為項目市場化提供了契機。”廣州空天通訊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企劃總監陳馳說,但是,團隊仍在籌措資金、組織研發、應用推廣方面等都遇到不小的挑戰。

    今年6月,“昆侖(國家)野生動物園”項目團隊獲得了廣東軟件科學園提供的合作推薦、創業輔導、融投資商洽等全面的創業孵化服務。“對初創企業來說真是雪中送炭、是及時雨。”陳馳表示。

    短短3個月,通過孵化器提供的清晰政策指引,團隊快速地獲得了3項專利獲得批準,十余項專利、著作權正在核準中。9月正式注冊成立廣州空天通訊技術服務有限公司。接下來,利用孵化器提供的市場方向、資源、資金對接,空天通訊打算將非常規通訊系統進行商業推廣,與時興的野外活動結合,實現其商業價值。

    來自中山大學的彭澍團隊,在四年前成為一篇轟動全國的新聞主角。憑借《90后大學生研制最大射高2萬米火箭》一文,不僅讓彭澍紅了,還給了他創業的勇氣。去年底,彭澍團隊成立開源衛星戰隊,入駐InkTime(印客時光)眾創空間(以下簡稱印客),研發搭載在航天飛船上的火箭,為科研院所研發、手機智能、遠程遙感等方面提供幫助。

    “其實制造火箭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復雜高深,當然,因為我在印客,所以感覺沒那么難。”彭澍透露,印客依托廣州光機電科技企業孵化器的公共技術服務平臺,為創業團隊提供遙感、光學等領域的技術共享、支持。因為孵化的專業特點,目前印客已經聚集了包括大數據、云計算、超算等13個“高精尖”項目入駐,成功孵化了10家企業。

    一年內,TOPS眾創空間、普光創客空間、凱得創夢空間、紅房子創業吧、高德匯“外來店”等創客空間在開發區涌現,延伸出創夢空間、瞪羚750早餐會、瞪羚咖啡天天秀等連接創客和資源的活動平臺。一名創客告訴記者,這里沒有人會嘲笑你天馬行空的夢想,因為說不定有天就能實現。

    “老字號”探索新創客孵化模式

    緊跟社會創新創業的熱潮,21世紀初期由政府搭建的兩大傳統孵化器——廣東軟件科學園、廣州火炬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也在思變,完善“苗圃-孵化器-加速器”孵化全鏈條。

    廣東軟件科學園(以下簡稱軟件園)利用園區現有的產業、場地、扶持政策等資源,設立2000平方米的TOPS眾創空間扶持初創團隊。成立一年多來,TOPS眾創服務中心累計輔導培訓2300人次。

    “和其他的孵化器不同,TOPS是軟件技術類專業孵化器,由政府投資和維護,平臺為軟件企業提供服務,幫助它們發展壯大。”軟件園副總經理陳偉俊告訴筆者。

    TOPS為入孵企業提供工作空間、軟件開發構件等免費的資源,同時配備由風險投資公司的天使投資人、創業成功的企業家等組成的創業導師團。此外,還不定期地舉辦技術交流論壇、公共培訓課程等,促進創客間的交流協作。

    另一家“老字號”孵化器,廣州火炬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以下簡稱火炬中心),走的則是完全不同的方向。“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后,自身就有擴張產業鏈、技術升級等需求,我們要做的就是說服企業建造屬于自己的孵化器,自己孵化自己。”火炬中心主任湯恩表示。經過多年的發展,火炬中心的國家級孵化器有5個,形成了視源電子創新園、廣東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等孵化器集群,包括達安基因、陽普醫療等7個上市公司和近二十個已經從孵化器畢業的企業,都在搭建自己的孵化器。

    湯恩表示,廣州開發區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的不斷壯大,與孵化器建設有直接關系。在生物醫藥行業,如果一個企業達到5億—10億元的銷售額,其銷售終端可覆蓋3000家以上醫院(醫療機構)。中小企業基本上沒有資金實力和時間成本去完成這樣的覆蓋,所以很多中小企業愿意拿出一定比例的股份給大企業,以換取共享他們的銷售網絡、技術平臺、管理經驗等產業資源。一般企業創業成功率不到10%,而有大企業背景的專業孵化器孵化的創業企業,成功率可成倍增加。

    擁有國際領先的蛋白芯片技術和產品的廣州瑞博奧生物科技公司,是區內120多家“瞪羚企業”之一。目前,公司已建成1萬平方米的企業孵化器,通過參與協辦全國蛋白芯片培訓班,總共培訓了近200名來自全國的科研人員。公司創始人黃若磐教授表示,培訓班可以將生物醫藥前沿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在國內推廣,也為公司吸引高端人才、尋求科研合作提供了新渠道。

    出于示范作用,政府當年投資建設了第一個孵化器——廣州科技創新基地,也就是今天的廣州火炬中心。如今,火炬中心轉型為“孵化器的孵化器”功能,讓市場和企業發揮更大的作用。火炬中心則通過對企業孵化器進行考核,達標后給予相應的政策補貼,扮演好服務和監督的角色。

    企業“獨木成林”形成產業集群

    在廣州開發區,通過內生孵化、外生孵化,不少企業“獨木成林”,形成了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裝備、生物醫藥、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等五大創新型產業集群。已建成45家科技企業孵化器(加速器),總面積達360萬平方米。各類孵化器累計引進企業2985家,在園企業2148家,注冊資本總額252.5億元。

    在新技術革命、新產業革命時代,一家企業一枝獨秀是很危險的,企業通過孵化器形成創新集群,抗風險和持續發展能力大大增強。湯恩算了一筆賬:每個孵化器有100個招商終端,目前區內有40個孵化器,就是4000個招商終端。2016年,廣州開發區孵化器有望達50家,預計招商終端達5000個。

    空天通訊選擇入駐軟件園,就是經由合作伙伴泰斗微電子引薦。陳馳認為,軟件園提供的技術支持是TOPS眾創空間對企業最大的吸引力所在。廣東軟件科學園數據中心、廣東軟件評測中心、廣東省軟件共性技術重點實驗室,向入孵企業開放了系列支持軟件及電子信息產品開發和產品評測的可共享技術資源。

    截至去年年底,軟件園吸引了270家軟件開發、集成電路設計領域的企業聚集發展,總年產值達到53億元。成功孵化出一批明星企業——潤芯、泰斗在北斗射頻、基帶芯片成為國內相關領域的排頭兵,威創視訊、高新興科技、科士達科技、航新航空、旺大集團、貝源檢測等一批企業,陸續走向公開資本市場。

    陳偉俊介紹,除了技術支持,軟件園牽頭創立專業投資基金,以財政資金撬動更多社會資金支撐創業團隊持續發展。目前,園區正在籌建兩大創投基金,包括與廣東粵科金融、珠海中科智橋、廣東風華高科等合作,建立的廣東粵科拓思智能裝備創業投資基金,基金規模為2億元,主要投資智能裝備產業、機器人產業;以及與東莞市熔巖創業投資合伙企業合作設立的廣州軟件及新一代衛星導航創業投資基金,投資軟件產業、北斗產業,基金規模為1億元。

    在開發區,眾多孵化器積極搭建種子投資資金和眾籌平臺,聯合省內外創投機構,為創業團隊和優秀項目提供資金支持,財政資金帶動社會資本的效果顯著。2014年設立10億元的引導基金、3億元的擔保基金和5000萬元的種子基金,聚集風險資本100億元。依托于逐漸完善的頂層設計,湯恩介紹,2012年前,該區孵化器每年引進科技型企業項目為120個—150個;產業集群式的孵化體系初步建立后,2014年區孵化器集群引進科技型企業450家,較2013年的350家增加約30%,預計到2018年,孵化器集群在園企業將達5000家。

    南方日報記者 江珊 通訊員 黃于穗 陳淼


Copyright ? 201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9075076號
版權所有 ? 未經許可 嚴禁復制 | 管理后臺
奇门预测香港特码彩票